如图.jpg

  文/青阳胤月

  

  虽然他也并没有好看到可以靠脸吃饭的程度,可年幼的我总是喜欢看他。

  

  我第一次对他产生“我们好像在哪里见过”的这种感觉,是在我初一的时候。那一年,我只有十二岁。

  在我上小学的那个时候,我们家乡那边有几家英语培训机构正办得风生水起,这直接导致了家长们觉得不送孩子们去培训班补习英语实在是一件不明智的事情。

  于是才小学三年级不谙世事的我被送到了培训班。

  我初次见他应该就是在那个混合了三年级和四年级的初级班里。

  因为当时年纪太小,太多具体的情节早已忘记,只隐约有那么一种美好的印象留在心间,一个长相清秀,干干净净、斯斯文文的小哥哥坐在教室一角,认真研读着英语书,好看的眉毛皱得像两条毛毛虫……

  然后?

  大概这种美好的场景真的烙印在了我心上,几年后我进入我们市的实验中学读初中,在学校里又遇见了他。他比我高了一级,穿着与我不同颜色的白色校服,虽然多年未见,但是那张脸一映入眼帘,我就能隐约地感觉到,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他。

  思来想去,才终于恍然大悟,是了,就是这样,我们小时候一起补习过英语。

  他的长相么,的确是不错的,至少也很符合我的审美。清秀,斯文,高高瘦瘦,脸上没表情的时候却自带一股威严和冷峻。

  我对他的欣赏,也只限于他的样貌,因为除了他的样貌,我对他的其他一切一无所知……但是他也并没有好看到可以靠脸吃饭的程度……可不知年幼的我出于一种怎样的心态,总是喜欢看他。

  

  八年级的教室在二楼,我的教室在一楼楼梯口处,刚刚好是他去教室的必经之路。

  于是,几乎每天的课间操都变成了很有趣的一个时间段。因为至少能看见他一次,运气好的话会看见两、三次。

  明明自己是个不爱戴眼镜儿的近视眼,却总能在人群中一眼认出他来。然后目光好似变成了一缕丝线,缠绕着他的背影化解不开,拉扯不断,直到他的身影完全消失在我的视野里。曾听说过这么一句话,“这世界上总有那么几个就算近视到一千度也能一眼就认出来的背影。”对于我来说,他就是其中之一。

  于是每次一下课间操就急急忙忙跑回教室还不进去只傻傻站在门外的我,被戏称“门神”……因为没人知道,我跑得很快回教室是因为我要等着在他随人流慢慢走回来的时候看他一眼啊。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两年,当然,也只可能持续两年。我升上初三的那个夏天,他也离开了学校。我不知道他叫什么,不知道他在哪个班,也不知道他的成绩如何,能不能去我们市里最好的高中,不过,看他那模样和气质,我真心觉得是不会差的。虽然我视力差,但是我眼光好啊。

  

  时间证明了我的眼光和猜想的确不错。经过一年的作业和考试,我顺利地踏入了市一中的校园,并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再次在人群中看到了他那张熟悉的脸。

  又经历了一年的成长,他五官的线条更加锋利了些,轮廓更加深邃了些,貌似也长高了些,不过眉宇间的冷峻倒是一分没减。他穿着黄黑色拼接的校服走在校园里,清爽的短发映着阳光,一时让人移不开眼睛。

  我打心底里觉得惊喜。

  因为我又可以猥琐地看他两年了。

  

  高中的校园不像初中的那样小,高中里的学生也不像初中里的那么少,更重要的是,高中的生活也不再像初中时那样悠闲,可以让你没事傻站在班级门口等某个人经过只为看他一眼,更离谱的是你对他还完全没有不纯洁的想法……

  在校园里遇见他再也不是下了课间操飞奔回教室站在门口等那么简单的事情了,也许我会在一个星期之内看见他两次,也可能在一个月之内一次都见不到他,但这些对我都已没有了什么影响,我在排列组合、天体运动、溶解平衡的海洋里苦苦挣扎,一旦稍微松懈便有没顶窒息的危险。

  记得那天中午我在二楼和好友CC吃饭,我们靠在栏杆上往外看,希望能像飞鸟一样冲破这禁锢着我们的高楼直上云霄。四下无人,忽的听见了脚步声,我偏过头等着,想看看是谁,心中有种莫名的期待。

  

  他背着黑色书包迈着大步就如此走过。

  我激动地碰了碰CC,“快看!还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很喜欢看的一个学长?就是他!”她也赶紧伸出头朝下看,他只留下了一个匆匆的背影。

  我舀了一勺饭往嘴里送,模模糊糊地说,“哼,要是我长得很好看,说不定他就也喜欢上我了!”CC朝我抛了个媚眼,“也?”我意识到自己说错话,连忙改口道,“不不不,是‘就’!”

  对啊……也许如果我长得很好看,也会有小男孩像我看着他那样看着我呢?

  时光又过去了些许,转眼就是高二的冬天。

  早上走在校门口被各种各样的早饭摊困得眼花缭乱的我,突然看见了他的背影,我惊喜地小跑步跟上去,“今天早饭就跟着他吃吧,他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他在学校旁边一家小饭馆停下脚步,这家的饭菜还不错,五块钱三样菜自己选,昏黄的灯光笼罩在热气腾腾的菜上面。

  他停住排队等候,我顺势站在他的右后方,我们大概还是这么长时间以来第一次靠的那么近吧。

  我在心里偷笑了。

  借着昏黄的灯光,我发现他的校牌不老实地歪斜着,只要我偏过头就可以看到。我保持着头朝前的姿势,眼睛却十分用力地朝左下方看,想看清他的校牌,知道他的班级和姓名。我这么转动着眼珠子,大概很像在往下翻白眼,无奈我的眼睛太差,实在看不清楚,但如果偏头的动作再大一点,他就会发现了。

  果不其然,他貌似是发现了。

  他偏过头皱着眉斜看了我一眼,将他的校牌翻正。

  我:“……”

  就如此不了了之了。

  

  最后的记忆停留在高二的夏天,是他即将高考的夏天,也是我即将升上高三的夏天。

  学校给毕业班的学生们最大的福利对于我们这些需要一打铃下课就飞奔去食堂抢饭的高一高二学生来说,大概就是提前十分钟下课,可以悠悠闲闲摇摇晃晃地走去食堂吃饭,不必排长队,饭菜还热,空座还多。

  那时候我们班刚刚好轮到了小红帽,我抢了一个到食堂站岗的美差。每天提前十五分钟去食堂站岗,维持排队秩序,可以提前打饭,任君挑选。

  第一天站在食堂二楼,就发现了他。

  他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悠闲地吃饭。

  第二天,还是那个靠窗的位置。

  第三天,机智的我把自己的餐盘放在了与他的邻桌,不过却是恰好相对的位置。

  站岗时间一结束我就过去吃饭,结果我的对面座位和他的对面座位都没有坐人,我一抬头就能看见他正对着我吃饭的模样,我忍不住笑了出来,赶紧低下头,没再敢抬头。

  没有再抬头,便也再没有见过他了。

  直到现在,我依旧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他住在哪里,现在又在哪里上学,能记住的只有他清冽的眉眼。

  他是我记忆深处的少年。

1

精彩推荐

来源:银川新闻网

时间:2017-03-09 11:07

责任编辑:卢丽君

摘要:虽然他也并没有好看到可以靠脸吃饭的程度,可年幼的我总是喜欢看他。...

详情

有趣 更多>>

第一口就惊艳你的海鲜烧烤,千万不要饿的时候看! [详情]

有味 更多>>

宁夏运动诊疗康复中心隶属于宁夏体育局科学技术中心,由1992 年成立的...[详情]

有料 更多>>

在家做一大盆爆米花,竟然只要5块钱![详情]

银网视点 宣传片

2016西夏区两会微访谈 ... 2016西夏区两会微访谈 马凤花[详情]
不文明行为:行人不走... 不文明行为:行人不走人行横道 时间地点:6月22日满...[详情]
《交换空间》宁夏站 《交换空间》是经济频道栏目的一档贴近普通电视...[详情]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人才招聘 | 工作邮箱
新闻刊载许可:国新办发函[2003]01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宁)字第056号
新闻出版总署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宁)010号   ICP许可证号:宁ICP备12000087号
主管单位:银川市委宣传部 主办单位:银川日报社    
地址:宁夏银川市金凤区宁安大街490号银川iBi育成中心 邮编:750011 电话:(0951)5921733
Copyright © 2003-2014 银川新闻网 WWW.YCEN.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已纳入银川市工商局兴庆一分局的监管
工商巡查人员:屈明仕 韩小莉 电话:0951-5033746